无标题文档
资讯 | 热点 | 会议 | 网刊 | 亮点 | 报纸 | 杂志 | 图片 | 检索 | 下载
商务 | 市场 | 会员 | 学问 | 人物 | 教学 | 书坊 | 社区 | 论坛 | 博客
 

青海湖:看鸟、看湖、数星星


2008-02-21

  西宁市为兰青铁路终点,是通往青藏高原腹地的交通要冲,自然是大家探访西北的首站。从省会西宁市的南线出发,进入大家西北之旅的第二站,追寻着文成公主的进藏之路,穿过日月山口,驶过倒淌河……不久,一大片的蓝色进入眼帘,之后的几天蓝色就一直存在于眼里、心里、感觉里,挥之不去…。

  青海湖蒙语叫「库诺尔」,藏语叫「错温布」,也就是「青色的湖」的意思,是青藏高原上居住的人心中的圣湖。对从小生长在城市中的我来说,青海湖是个可以用心灵触摸天空的地方。

  手心上的天空

  青海湖位于青藏高原上,距西宁一百五十公里,面积四千五百平方公里,海拔约三千二百米。从西宁出发,海拔一直在升高,过了日月山以后,明显感到头有点晕晕的,鼓膜也开始隐隐作痛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原反应?

  在日月山口的时候,车子停了一下,下车后马上就被兜售货物的藏民围住,他们卖的一些藏饰在西宁的水井巷都能找到。好不容易「突出重围」,又有人往我怀里塞了一只小羊,糊里胡涂地就抱着小羊拍了张照片,不过那只羊真的很可爱,它的表情比我还无辜,抱着拍照三块钱,对于从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羊的人来说也算物有所值了。之后又被人拉上了牦牛、骆驼、还有马(如果知道两天后我就能跟草原马匹有更亲密的接触,我一定不会在日月山口骑马拍照),骑在这些动物身上,一一拍了照,均一价:三元。

  告别了一堆偶蹄类动物,上车,继续寻觅青海湖的踪迹。

  这天的天气很好,虽然气温只有十几度,但阳光洋洋洒洒地照在身上,感觉非常暖和。沿途一直贪婪地望着天空,朵朵白云点缀在空旷的天蓝色天空上,白云的影子从车边游过。城市里,天空被灰尘遮住了颜色,又被电线和高楼划得支离破碎,永远看不见一片完整的天空,偶尔透出的些许蓝色,代表的也是忧郁。而这里,天空蓝得让人感觉到它的纯净,离大家又是那样近,就像一张画着白色棉花的大毯子,暖暖地盖在身上,一伸手,就能把它放在手心上!

  连公路都被天空的纯净渲染,一路绵延,干干净净,车辆不多,静静地带大家去向更美的地方。远处是顶上还带着皑皑白雪的高山,它们敞开着双臂,连接着天和草原。路边是成片的草原,数不尽羊和牦牛悠闲自在地吃着草,偶尔几个牧人骑着马儿在草原上唱着听不懂却又很美的歌曲……这场景,在电视里面看过,却从来不知道它是这么真实地存在着的。

  聆听草原的动人旋律

  秋天的草原,黄黄的,这种黄色不比七、八月开满油菜花时的金黄璀璨,而是和那里的天空一样,静静柔柔的。很奇怪,总觉得草原上的色彩都是有声音的:天空的蓝像大提琴,安详深沉;云朵的白像竖笛,优柔地点缀;草原的黄像小提琴,跳跃清脆;山脉的青像钢琴,连绵起伏;金色阳光把它们交织起来,形影交错……旋律,极美!

  同伴们一路都在「哇!哇!」个不停,很能理解,这样的辽阔这样的色彩,还有成群的牛羊,都是从来没见过的。一路玩笑一路美景,心是那样的自由,感觉自己快飞上了天。

  晒着太阳,依在椅子上,看着远方,浅笑着,忽然被眼前所见震撼:在天空和草原交接的地方,出现了一抹别样的蓝,比天空深沉,比草原跳跃……「青海湖到了!」司机说。所有人都挤到车窗的一边,车厢里很静。我想,他们和我一样震撼……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才能表达那种感觉,也不知道怎么叙述才能透过文字描述那种美,那种圣洁。碧蓝色的湖水把天空和草原暂时分割开,像海一样,看不见,又不像海,因为它波澜不惊,只是静溺地镶嵌在高原的天空和土地之间。远远地望着它,分明能感觉它的磁场,吸引着大家,也抗拒着大家。一直没有人提议下车,也许是不忍破坏那种安详绝美的画面。拿出了相机也不知道该拍什么,我想,无论用文字还是画面,都无法确切表达身在其中的那种震撼。

  大家就这样静静地,远远地观赏、聆听着青海湖……心中的圣湖。

  鸟岛:看鸟,看天,看湖

  车沿着青海湖边的国道一直开,旅程中一次次的感叹,脚下的公路似乎没有尽头,若是真的没有尽头也好,就在这动人美景中一直开下去。

  下午的时候,终于到了传说中的鸟岛。鸟岛是青海湖最吸引游人最多的地方,是青海湖最西边的一个小岛,每年都有上千只鸟到此栖息,种类繁多,鸥、水老鸦、天鹅、鹤,包括稀有的黑颈鹤。看大天鹅最好是在十一月到次年二月之间,从五月到七月这段时间是观赏鸟类的最佳季节。

  司机说大家来错了时节,因为已经到深秋,鸟岛上的鸟都飞回南方过冬去了,此时只剩下了少许越冬的天鹅。其实这在大家的意料之中,但毕竟游青海是大家的夙愿,有点小小的遗憾也好。

  依稀也有几只鸟飞过天空,远远地只能看见一串小白点,在湛蓝的天空也没留下什么痕迹。鸟少,游人也少,正是如此,大家才更能体味青海湖的安详吧。飞奔向沙地,世界仿佛只剩大家一队人,那在五月有成千上万只鸟产卵的沙地里,大家附身寻找鸟儿留下痕迹。看着地上的鸟骨和羽毛,大家尽情发挥想象力,想象上万只鸟儿齐飞的壮观场面。那无数个小凹地里,有多少个雏鸟破壳而出……

  昂首,注意力重回青海湖,原来大家离青海湖这么近了,在一阵激动和欢呼雀跃的奔驰之后,真的,大家来到了她的身旁。那么幽蓝和安详,湖水温柔的轻拍着沙地,以为自己来到了海边,凉凉地风吹在脸上,有点冷,风却很干净。

  拣了一根羽毛,插在盘起的发髻里,心里长出一对小翅膀,带我飞向自由的远方......

  青海湖之夜:看日落、数星星

  继续往前赶路,大家在日落前赶到了哈尔盖,告别了司机。大家要穿过牧场走到青海湖边上,在天黑前把帐篷搭好。过了七、八月,草原上的帐篷宾馆都已拆了,为了在青海湖边看日出和日落,大家只好自己带了帐篷去露营。

  不知不觉太阳开始落山了,草原的白日很长,要七、八点才开始天黑。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,太阳一下子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,周边的云层被渲染得五彩缤纷,能看见日光穿透云层的路线。余霞烧红了草原,羊群不知什么时候都不见了,土墙围成的羊圈在夕阳下只剩一排暗暗的轮廓。晒了一天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红红的,被夕阳一照,显得愈发红润,这就是传说中的「高原红」吧!

  大家时而纵声放歌,在永恒沈寂的高原上呐喊;时而默默前行,倾听来自天籁的声音。脚步仿佛穿梭万年的时空,去探求这片土地形成时的灵魂。满地大块儿大块儿的牦牛粪,也让大家长了不少的见识;偶然会有几片比人还高的黄草,淹没了大家身影。

  太阳越来越下沈,终于隐在远处的地平线,辉煌也随之渐渐散去,空气迅速变得冰冷起来。路上除了大家的沙沙脚步声,剩下就只有寂静和寂静。

  在距离青海湖二十米的草地上,支好了帐篷。青海湖边有小气候,日夜温差有二十度,晚上的温度已经零下三四度了。一层一层地往身上加衣服,帽子手套也齐齐戴上,还是觉得冷。

  月亮暗暗的挂到了深蓝色天边,夜渐渐地深了,没一会月亮也不见了,只有满天的繁星挂在了黑幕色天上,一直垂到了天边。高原的空气是如此的透明,大家像被笼罩在一件黑色的天鹅绒的斗篷里,满天的繁星是斗篷上的点缀,随手就可以摘下来。

  天全黑了,不敢在晚上去青海湖边上。各自钻回了帐篷,翻来覆去睡不着,一天的美景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切换,帐篷外面风声呼啸,还有牧人养的藏獒的叫声。

  睡了,嘴角还挂着甜甜的微笑。

  用笑容感动灰蓝青海湖

  第二天早上是被冻醒的,帐篷的内帐都结霜了,嘴里呵出的气都是白白的。挣扎着从睡袋里钻了出来,穿戴暖和,提着相机钻出帐篷,想等着拍日出。

  一出帐篷,傻眼了:眼前的景物完全不是昨天看见的样子,都怀疑自己的帐篷是不是被人搬动过了。天空乌云密布,把大地遮了个严实,远处的山脉像是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顶着风跑到青海湖边,昨天碧蓝的青海湖今天像是心情不好,变成了灰蓝色的。天地之间,苍茫一片,浓云压着湖面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,宽阔的湖面波浪翻滚,连绵的海浪涌向岸边,永不停息拍打着沙滩的潮汐,不舍昼夜。

  小心翼翼地在青海湖边漫步,静得只听得见风声和脚步声。青海湖边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玛尼堆,人们用各种各样的石头垒起石堆,系上彩色的巾幡,巾幡随风飘动,捎去美好的祝愿。沙滩上有许多长长的拖痕,顽皮地猜测这是青海湖水怪留下的痕迹,众人大笑,原来只是藏民的摩托车的车痕,孩子般的笑声给聚集了阳光的能量,一扫青海湖的阴霾。

  拔营,就近走到公路,拦车去下一个目的地——原子城西海镇。十六个人一起在路上拦车,估计看来太像「车匪路霸」,一番考虑决定由女同胞上阵拦车,男同志躲在路边。女孩们拿着丝巾,挥舞于路边,终于有好心的司机停了车,同意把大家带去西海镇。开心地回头召唤男同胞,十几个男人拖着大包冲了过来,只听身后「啪」一声,司机关门、发动马达、加速离去,动作一气呵成……大家楞在原地,足有十秒之久,随后狂笑!这成了大家在青海湖最搞笑也是最难忘的花絮。

  只得折回哈尔盖找车,到达西海镇的时候已是傍晚。经过两天的旅程,已经到了青海湖的北面,西海镇是中国原子弹的研发基地。

  与想象中的喧闹不同,西海镇异常安详,很能让人静下心来,玩笑说这是个很适合隐居的地方,同伴问我何时剃度。

  找了家干净的旅店,热情的店主引大家去吃美味的小吃。早点休息,明天一定更精彩。

  最精彩的一天:雪原、牧马、热水泉

  也许是大家的笑容感动了青海湖,大家在青海湖的每一个清晨都有不一样的景色。第一天晴,第二天阴,第三天……白茫茫一片。在西海的小旅馆起床,打开窗户便看见一片雪白,竟然下雪了!

  飞快地穿戴整齐冲进雪地,还没来得及拿出相机就被人用雪球打到,原来雪仗已经开始……好!开战!一群大孩子就在路边打起雪仗来,白色的路、白色的树、白色的小楼,着装鲜艶的大家点缀了满天遍地的白色,笑声为安详的西海镇清晨带来无限活力。

  暂时休战,包车继续大家的旅程。

  车子缓缓开出西海镇,驶往金银滩,司机说大家运气好,这是今年第一场雪。白色的雪覆盖金色的草场,故名金银滩,大家算是都赶上了。

  雪已经停了,被白雪覆盖的草原也和昨天完全不同,一片连着一片的雪白,青黑色的公路成了草原上最浓重的色彩,绵延到远方更广阔的纯白里……

  车沿着公路一直往前开,司机说带大家去洗高原的热水泉,八九点的时候,太阳重新照耀草原,山坡朝阳一面的积雪开始融化,背阳面依旧白雪皑皑,「金银滩」的意境更加动人,直至积雪完全融化,恢复到第一天来草原时的大晴天。

  看到路边一块简易的牌子写着:第一神泉热水泉,这里的路没法开车,全体下车,再次用双脚丈量大地。

  附近有几户藏民居住,有个藏族小伙骑着马赶着羊从大家身边经过,衣着光鲜艶丽,脸上的高原红使他显得非常淳朴。对他的白马产生了兴趣,看着他骑着马在草原上驰骋,简直是太羡慕了,这跟在公园骑马转小圈一定不同。让司机做翻译跟他沟通了一下,他同意让大家骑骑他的马。

  第一个爬上了马,热情的藏民帮大家调整好马鞍,不像公园或者马场,这里的马鞍上没有扶手,只能坐直在马背上手拉缰绳。学电视里的大侠踢了下马肚子,喊了声「驾」,身下的白马就冲了出去……努力的在马背上保持平衡,这匹马被人骑久了,很好驾驭,跑了没一会就能熟悉它的节奏,轻轻地抬起身体,重心向前微倾。风在耳边呼啸,湛蓝的天空拥抱着我,草地在马蹄下飞快闪过,心跳声马蹄声融为一体,一起告诉我什么是自由!

  骑好马,嘻嘻哈哈地穿著藏民的衣服拍照,把身上的糖果统统拿出来「诱惑」藏族孩子跟大家合影。很开心地陪藏族老奶奶聊天,虽然一点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她招呼大家去她家里坐坐,大家在那喝到了向往中的酥油茶,还有香甜的糌粑。出了老奶奶家就是热水泉,热水泉和想象中的温泉不一样,其实只是个泉眼,在边上藏民搭起的小屋里可以用泉水泡澡,老奶奶说这是圣泉,可以洗刷罪孽,虽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罪孽,在这高原也希翼自己能更纯真。

  泡完澡已是下午,躺在泉边最高的小山丘上,往天空望去,满眼满眼地只有纯净的蓝色,有人打趣的说了一句「呀!死机了!」是啊,天已经蓝得好象计算机死机时的蓝屏了!听着风声,看着天空,大家都笑了,笑容都被天空感染,蓝蓝的。

  又是阳光灿烂的新一天,大家默默无言的颠簸在青藏公路的车上,和来时的喜悦不同,别时的心情多少有些低落。望着车窗外湛蓝地湛蓝地天空,雄伟而神秘的雪山,蔚蓝色的青海湖。暗暗地大家走了,正如大家暗暗地来。突然间,真想一把抓住时间咽喉,让时空画面定格,把对高原的感情停住。

  在这雪域高原湖泊涤荡过的心灵和灵魂,深深受神圣磁场的吸引,不愿离去……

  来源:21CN旅游  2008年2月21日

编辑:
SRC-75
  
 
无标题文档


资讯 | 资讯 | 商务 | 学问 | 社区 | 办事 | 出品

主办:澳门皇家娱乐官网在线 设计制造/维护办理:皇家娱乐在线手机版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管信箱:webmaster@chinawater.com.cn 投稿信箱:abc@chinawater.com.cn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